黑花生浆吐司早餐

简介

最近爷爷奶奶来沈阳小住,疯狂做早餐中,虽然很累,但乐在其中,看到两个大宝贝吃的开心,我总是很满足。今天上道简单的早餐,营养丰富的黑花生与黄豆磨成豆浆,搭配煎蛋土司与培根,中西混搭,是简单快捷的美味早餐。

用料  

黑花生
黄豆
全麦吐司
鸡蛋
培根

黑花生浆吐司早餐的做法  

  1. 黑花生与黄豆浸泡一夜,加适量水用料理机的豆浆功能打成浆(用豆浆机直接煮开更好),入锅中煮开

  2. 全麦吐司中间用模具切成喜欢的形状,面积可以容纳一只煎蛋

  3. 锅内放少许油,将中空的吐司放入,在中间打入一枚蛋,小火单面煎熟,鸡蛋熟的程度根据自己喜好而定

  4. 煎吐司的过程中可将培根煎好,简单的早餐就完成了

小贴士

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早餐拥趸者,工作日速战速决的牛奶冲燕麦,周末睡到自然醒的慵懒花式粥,或是某个心情大爆发的清晨,跑步后塞入口中的能量起司堡……或繁或简、中西混搭,哪怕是一杯速溶咖啡也好,哪怕是路边摊的鸡蛋煎饼也好,吃罢早餐,胃与身心才会有安全感,顶着大太阳走出门去,总觉得自己是充满能量的女超人。

某个天气晴好的假日,煮好早餐,端着盘子凑到电脑前,飘飘然在豆瓣我说里打出:不上班的日子慢慢吃早晨真是享受啊!或许是开心过度,把早餐错打成早晨,遭人耻笑。细细想来“吃早晨”却更诗意呢,被大口大口吃掉的晨光,会不会在胃里绽放出一个太阳?

于是记起有一年去徽州写生,住在宏村叫松鹤堂的旅馆,清末的老房子,院落中的池塘里养着肥硕的锦鲤。老板娘热情质朴,她总是喜欢端碗坐在巷子口吃早餐,她说徽州人把吃早餐叫“吃天光”,吃午餐叫“吃点心”,吃晚餐叫“吃落昏”。听来觉得有趣,民以食为天,把一日光景盛在碗中,从天光吃到落昏,一个“吃”字充满了市井生活的幸福。后来听说松鹤堂的老板意外重伤去世,听者无不惋惜,我却操心老板娘的日子如何过,是否还经营旅馆,她还会在松鹤堂门口吃天光吗?

吃早晨与吃夜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氛,早餐不怕丰盛,可以鱼肉蔬果样样齐全,黄帝内经里也有天地之阳气可以帮助消化白天所吃食物的说法,而夜宵吃下的东西不易消化,纵然可以串烧啤酒吃得放纵豪迈,到头来也还要为日渐隆起的肚腩负责。相反早餐就安全得多,节食的女孩子夜里饿得百抓挠心的时刻,心心念念的就是明日一份丰盛早餐,甚至一日想吃的零食也统统放在早晨来吃,节制欲望过后的饱足感,还有什么比早餐更令人开怀。

所以我宁愿捱过慢慢长夜,在晨光里做一个安心吃早晨的人,电台音乐,报纸上的新鲜油墨,刚洗过的湿漉漉头发,以及一份国王早餐,生命里一下子多出来许多附赠的时光,怎能不让人欣喜。

黑花生浆吐司早餐的留言

关于黑花生浆吐司早餐的做法还有疑问?写下你的留言,留言将由作者挑选进行回复。 去写留言

参照这个菜谱,大家做出 9 个作品

 

所在分类

该菜谱创建于
320 收藏

作者锦食堂的其他菜谱